1. 首页
  2. 资讯

【土著带你看湛江】陈兰彬故宅

1/关于陈兰彬吴川地处鉴江(袂花江、梅江)三江下游冲积平原。吴川前身是平定县,隋开皇九年(公元589年)废平定县,置吴川县。位于鉴江河畔的吴川,是高雷文化的传承和壮盛之地,这里人杰地灵,人才倍出,有着“千年古镇一状元,百年外交两部长,戎马爱国百将军,乾隆御匾王者师”等响亮品牌。如粤西地域唯一的状元林召棠、中国首任驻美(西班牙、秘鲁)公使陈兰彬、阿凡提式的函默大师麦为仪、今世外交家刘华秋等等。百度

1/关于陈兰彬

吴川地处鉴江(袂花江、梅江)三江下游冲积平原。吴川前身是平定县,隋开皇九年(公元589年)废平定县,置吴川县。位于鉴江河畔的吴川,是高雷文化的传承和壮盛之地,这里人杰地灵,人才倍出,有着“千年古镇一状元,百年外交两部长,戎马爱国百将军,乾隆御匾王者师”等响亮品牌。如粤西地域唯一的状元林召棠、中国首任驻美(西班牙、秘鲁)公使陈兰彬、阿凡提式的函默大师麦为仪、今世外交家刘华秋等等。百度资料:陈兰彬(1816年—1895年),字荔秋,广东省湛江吴川市黄坡镇黄坡村人,晚清时期大臣、学者,首任中国驻美公使。咸丰三年(1853年)中进士,同治十一年(1872年),以留学监视身份、率领第一批留学生30人赴美。光绪四年(1878年),以太常寺卿身份出使美国、西班牙、秘鲁;后奉调回国,历任兵部、礼部侍郎及会试阅卷大臣等职。晚年归里,先后主编《高州府志》、《吴川县志》、《石城县志》,著有《使美纪略》、《使美白咏调》、《重次千文》、《毛诗札记》、《治河刍言》等书。陈兰彬故宅位于湛江吴川市黄坡镇黄坡村,从湛江市区出发,通过海湾大桥,沿着373省道一路直达黄坡村即可,门路好走。

2/传统与开放兼收并蓄,是吴川人务实的处世气势派头

陈兰彬作为中国清朝第一任驻美大使,掀开了中外洋交史的新篇章,而陈兰彬之所以能胜任驻美大使一职,也与他的故乡——吴川黄坡镇的开放务实民风的熏陶分不开。正是因为有着开明兼容传统,使得黄坡镇跻身为吴川几个经济比力蓬勃的强镇之一,上千万身家的土豪触目皆是,就在陈兰彬故宅旁边,就有一座陈式土豪别墅,我们到那里的时候,他们正忙着准备筵席,虽然我们素味平生,但主人仍然热情地接待我们进去观光。

自驾前往吴川黄坡镇,路面虽然不宽,但笔直平坦,很是好走。

陈府新春答谢宴

这就是陈府了。

大门装修传统而大气,到处充满中国风。

大门外面另有个小喷泉,应该是和住宅风水有关。

筵席团队正在紧张忙在世。

餐具聚集如山,美食香气扑鼻。

广东人无鸡不成宴,所以鸡是不行或缺的。

筵席园地已经搭好帐篷,目测这里摆上五十桌都没问题。

3/与豪宅作伴的公使故宅

不知道豪宅主人与陈公使的关系,只知道都是姓陈(同是黄坡村),原来是想问一下的,但又怕太过唐突,只好作罢。从豪宅旁边的小巷进去,就是陈兰彬故宅了。由于是在故宅旧址上修复的,修复水平不够专业,显得比力崭新,所以看起来和普通民宅差异不大。我们去的时候,大门紧闭,只能从院子的侧门进去观光。

围墙内里,就是陈兰彬故宅的院子。围墙砌得和现代的院墙一样,很没水平。

这里就是陈兰彬故宅正门了,正惜大门紧闭,我们吃了一个闭门羮。

陈兰彬故宅正门。

说实在的,这正门实在太小了,不知旧制如此还是翻建的失误,横竖是和我想象的截然不同。

既然正门不让进,那我们就迂回一下,从院子进去看看吧,院子大门就不评价了,直接无视吧。

在院子中间,是一座陈兰彬出使美国时,向美国总统伯查德。海斯递交国书的塑像。

陈兰彬故宅的石刻。

侧门真的很小,仅容一人通过。

4/登堂入室,观光公使故宅

说实在的,进门之后,我才发现陈兰彬故宅远比我想象的简随,说它简陋,不仅仅是说故宅修复技术的简朴粗拙,更重要的是故宅内的文物早已散失殆尽,令人扼腕叹息!陈兰彬故宅是一座二进砖木四合院式结构的修建,建于清代光绪元年,占地面积四百多平方,是陈兰彬用来接见当地官员的地方,所以当地村民又把它称为“官厅”。

从院中侧门进去,是一个小门厅,墙上挂着有关陈兰彬生平事迹及故宅修复情况的简介。

从门厅的中门已往,是一个天井,天井把一进和二进毗连起来,根据中国修建制式尺度,中门一般是不打开的,平时都是走中门双方的侧门,只有钦差或上级官员、族中尊长来访,才会中门大开,这是一种礼仪规格。

天井左侧,是陈兰彬旧居的正门,旁边有个门房,是卖力开门的下人住的。

天井右侧,用围栏离隔了一块空隙,是晨运、品茗、放盆栽之处,这也是传统修建格式。

二进大厅前面,两侧都挂着有关陈兰彬出使美国的历史资料。

首任驻美公使情况简介。

进去内里正厅,是陈兰彬会见客人的场所,正中的墙上,挂着陈兰彬的巨幅画像。

画像双方挂着陈兰彬自题的对联。

旁边的厢房里没什么家具部署,只有陈兰彬身着官服的画像,旁边也是陈兰彬自题的对联。

5/写在后面

不能不说,国人对历史修建的尊重和敬服还远远不足,特别是在谁人特殊年月,对这些文物修建更是放肆破坏,从而导致了无法弥补的庞大损失,即即是现在,一些部门仍然把对古修建的维护修缮事情放在无关紧要的职位,或者纵然是投入点维修资金,也是为了迎和上面而做的体面工程,实际上做的很是不专业,这种维修,实际是一种更大的伤害,令人心痛!希望国家能把古修建的修缮专业技术的培训作为一项重点事情来抓,造就出一大批古修建专业修缮人才,鼎力大举提高古修建的修缮专业水平,使这些古修建文化能够代代传承下去。如此,则人民幸甚!国家幸甚!世界幸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