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仳离后过得幸福的可能性大吗?

很谢谢大家的评论,这是第一次点对点对自己仳离问题的正视,我还记得刚仳离的时候,白昼黑夜的在百度搜,在知乎搜大家是怎么看待仳离这个问题的,谜底无外乎谁人几个,现在处于自我怀疑的发作期,可是也在拼命调整心态。 说说仳离的导火索,每一段缘分的离散

很谢谢大家的评论,这是第一次点对点对自己仳离问题的正视,我还记得刚仳离的时候,白昼黑夜的在百度搜,在知乎搜大家是怎么看待仳离这个问题的,谜底无外乎谁人几个,现在处于自我怀疑的发作期,可是也在拼命调整心态。 说说仳离的导火索,每一段缘分的离散都有它特此外原因,今年3月份,因为有身初期检测不到胎心,我去做的流产手术,我们都很郁闷,前夫和他的家里人都很生气,把责任推给我,说我有身欠好好养胎,又抹化妆品又…知乎用户回覆尤奇4482人赞同了该回覆

我17年年尾仳离,可以说仳离对我来说九死一生的感受,我很爱前夫,和他都是体制内,我为他远嫁生女,人人看来金童玉女的,可是他性格极其急躁,家暴,出轨,也不怎么养家,婚内我一直倒贴。仳离后我一度患上重度抑郁症,连续一年时间都极端痛苦,经常想死。可是一年第三个月的现在,我以为有时候我都忘了有这么一段痛苦履历,现在有很爱我对我孩子视如己出的未婚夫,他外貌条件比前夫好,性格很温和,事情很努力很上进,赚钱比前夫多,赚钱全部上交给我,买了屋子只写我一小我私家名字。现在除了偶然想起前夫会难受一点点,可是很快就会恢复正常。我事业也逐步回归正轨,连续上升。

所以你们没有孩子,没有太多肩负,可以和他彻底断了,那是好事。以前我以为仳离了是天大的事,仳离后一年都不敢告诉别人我仳离了,我直到现在才敢逐步告诉别人我已经仳离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因为我现在变得强大了,事业也有点小成就,有人那么爱我,我平时待人接物也很好,人缘很好,所以别人也没有因为我的仳离取笑我,反倒大家都在为我开心。可能会取笑我的人,我基础就不会和他们打交道,在听到他们的藐视之前,我早就将他们pass出我的人生,不会有交集。

……………………支解线

谢谢列位的祝福,也看到许多和我相同遭遇的姐妹们。婚姻原本是怀着幸福的希翼把自己人生交出去豪赌,而仳离就意味着全盘输掉,不但止是失去了一个爱人,一个家,还是自我世界观价值观的崩塌,仳离后的自我修复就像战后重建一样艰难,或许过了许多年后,偶然某个场景,别人说的某句话,会让你无意识地想起你和前夫的点滴,然后让你好不容易好了的伤口又隐隐作痛。所以你们的痛,我很能体会,也希望你们的伤能够尽快好起来。

以下分享一下我自己的心理历程:

最黑暗的日子里,我经常在琢磨既然伤害已经造成了,怎么淘汰损失,怎么制止再次在同一个地方摔倒,才是正路。这里推荐大家听一首陈奕迅的《葡萄成熟时》。

任何的仳离都不行能是只有一方的过错,就算渣如我前夫,我作为过来人,时到今日也明确仳离也有我自己的责任。我最初仳离的时候,我其实还真的明白不了,我这么努力,对他如此的好,怎么就偏偏感动不了他?我那里做错了吗?为什么他始终就以一种最差的态度和方式看待这段婚姻和看待我(有兴趣相识经由的朋侪可以看看我小我私家页面那里发过的唯一一篇文章)?

经由心理医生的资助我才明确,我的问题最初泉源于我的原生家庭,泉源于我父亲的重男轻女和对我的不卖力,而我母亲虽然爱我但无能为力只能依附于我父亲,所以我很缺乏宁静感,很缺爱,很希望有一小我私家可以给我一个家庭,恰逢初恋十几年都不愿意完婚的攻击,遇到前夫那么强烈的追求和控制欲,被我误读为他很需要我,和我需要他一样,两人一拍即合。我从小体现很优秀很克制为了获得怙恃认可的奉献型人格,也恰好被前夫所使用,他动不动发脾气,什么事都赖我身上,总是说我逼他打我骂我,在他扭曲的价值观影响下,我一度很怀疑自己,以为自己什么都欠好。这段婚姻中我的错就在于我盼望在别人身上获得宁静感,但这并不行靠,也是因为我的判断错误导致我受到这样致命的伤害,其实只有自己给自己宁静感才是最可靠的,救赎的唯一方法就是让自己变得强大,无论是能力和心理,都一样。

我以前有一定能力,可是心理太懦弱了,我清楚找到自己的弱点,然后就是改掉它。首先就是从肯定自己开始,我以为自己好的品格,我不再需要前夫来肯定我,我为坚守自己的底线和品格而感应自豪,我不再在乎无关紧要的他人的眼光,我甚至任何工具都不需要向他们交接,我只为真正爱我的人而努力。我的善良也不再那么没有原则,我的善良外面披着一定的锋芒,只对善良的人软下来。然后是认定努力的偏向,然后咬紧牙,一步一步走回正轨,惆怅了,就扇自己一巴掌,告诉自己禁绝软弱。最后,是要明白爱自己,抱抱自己心田谁人被伤透心的小女孩,问问自己究竟是想要的是怎样的生活,原则性的工具,绝不再迁就。

之后,就像大家说的那样,我很幸运,重遇到现任(他是我大学师弟,低我一届,认识十几年,都是知根知底了)。如果我不坚守自己原本的品格,如果我不是做回他曾经认识的谁人我,我预计他都不会那样浏览我,选择和我在一起。如果我和他重遇的时候,我软弱成是一个蓬头垢脸带着女儿依赖别人养的中年女人,相信他也不会毫无挂念地接受我有个女儿的现状。所以女人经济独立真的很重要,我自己没措施带小孩,我自己有请阿姨,我没有屋子,可是我赚的钱也随时能买得起(大屋子就买不起了),我也有赚更多钱的能力。所以我和现任的联合就很纯粹,我不图他的钱,不图他任何工具,只看他和我三观合不合。既然三观合,代表他也和我一样不图我的钱,也明确我不图他的钱,所以他才可以毫无忌惮就把屋子写我的名字,人为上交给我治理(确实我统筹能力比他好)。大家都明确婚姻的意义是团结一致,反抗生活的艰难,共享生活的幸福。

虽然我以为我现在能够回归正轨的最大原因还是因为我的运气好,可是也不行否认也有我的努力身分。我相信人总不行能一辈子都倒霉的,在自己的天职做好自己,剩余的就交给上天吧,就算仳离后一直不会遇到真命天子,我相信上天总不行能让我活得很差吧?保底应该还是可以做一个优雅老去的老太太,有一个懂事善良的女儿。

最后,祝列位好运

…………………………华美的支解线

一两天下来,收到许多知友们的回复,谢谢大家的祝福,勉励和支持。

也收到几个勇敢爱上离异带孩女性的知友的私信,没有都来得及回复,很是歉仄,可是真的把我感动了,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对女性的尊重和善良,你们让我看到这个社会真的在进步,价值观在往越发公正和正确的偏向走,你们看到她们优点和良好品格,而不是把她物化,在乎她是不是第一手。曾经,许多女性遭受家暴、出轨都不敢仳离,就是因为这个社会对仳离女性太不公正了,明显她们是受害者,仳离了还要受到种种不公正的待遇。特别是因为我长年在司法和心理学的一线事情,看到了太多很唏嘘的案件,在女子牢狱中,有过半的暴力型重刑犯罪都是因为女性有一段极端痛苦的婚姻,不外乎是被常年家暴或被出轨或为爱人归还赌债或被渣男带着吸毒之类。牢狱里过半的男性罪犯,其实都是有一对婚姻不幸的怙恃。

而现在,我看到越来越的女性有勇气有能力对不幸的婚姻说不,我不主张婚姻不幸就一定要仳离,可是起码仳离可以成为人生的一种选择,而不是只能走上犯罪的门路,而不是让自己的孩子背负上不幸的原生家庭底色。……有感而发,说得有点多,偏题了欠好意思。

所以由衷祝福你们,希望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另外看到评论中有人争议说该如何看待前任的问题。这里解释一下,因为知乎是一个能隐匿身份的平台,所以我就原原本本还原经由。像蔡康永说得那样,看待那些伤害过自己的人,过了良久之后,不是原谅了,也不是挟恨在心,而是以为算了。所以我在形貌的时候基本用的都是平铺的叙事性用语,没有怎么用情感性或评价性的用语,并没有刻意贬低前夫,也不行能抬高他。因为,我现在真的不在乎他了。

在真实世界里,我对前夫还是很客套的,究竟我做不出那种不体面的泼妇行为,大家都在同一个圈子,许多配合朋侪,他的前任和现任也都在体制内,都被他家暴出轨过,所以我和前夫的问题基础不用我说什么,他身边的人都心照不宣了,出轨和家暴真的只有0次和无数次(只能说他真是一个智商高情商低的人,每次都犯一样的错)。所以我也没有在配合朋侪间说过他欠好,最多就是说性格不合,只有关系最好的两三小我私家知道经由,究竟他政治前途还是不错的,没须要断他前途,他能依法负担起孩子的抚育费就可以了,他混得不差,孩子以后才气多一个依靠。

在孩子眼前我越发是没有说过前夫的一句欠好,反倒前夫不怎么管小孩,我会为他解释是因为他事情忙,会教育孩子崇敬和恋慕自己的爸爸,会和孩子说起爸爸厉害的地方,让孩子有信心自己也可以这么厉害。因为让一个孩子恨他怙恃其实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任何孩子都天然会想亲近怙恃的,你让他恨怙恃会让他从基础自己否认自己,会让他发生杂乱的价值观。所以为什么说百善以孝为先,因为母爱父爱是人世间最无私的爱,爱自己怙恃,而且真切体会到这份爱,才气由近及远去爱其他人爱这个世界。被剥夺了父爱母爱的人,成年后往往很难和别人建设亲密关系的。所以上面才会说,过半男性罪犯都是有一对不幸婚姻的怙恃,因为在他们应该被爱的时候没有体会到爱,所以他们成年后很难体会到别人的感受,所以杀人抢劫也没有太多感受。虽然我控制不了前夫对孩子怎样,可是我还是会要求孩子做好一个孩子应做的天职,所幸,前夫对小孩虽然很少管小孩,可是隔两三个月还是会来看一下孩子,孩子并没有对他生疏。只是仳离时,孩子已经有了影象,她有时候突然会蹦出一句,爸爸打妈妈,所以我就一直在试图给她更多的优美回忆,让她忘记看到过的恐怖影象。

所以这也是我感谢现任的地方,他的思想很西式,他完全不介意我和孩子说起她爸爸,也认为孩子应该爱他爸爸,可是却完全无碍现任对我孩子很是好,现任真的很信任我,所以我也不能辜负他的信任。这样我以为特别感恩,因为孩子没有因为怙恃仳离少了一份爱,而是有双倍的父爱。

………………………………支解线

19年的3月中旬,我和现任领证了,现任对我真的很好,是个大暖男,感受像《都挺好》内里的谁人石天冬那样,我也由以前雷厉流行的铁娘子,活成了一个没羞没躁撒娇卖萌的小女人(固然在外事情时还是很硬核的)。我是真的彻底被治愈了,彻底放下已往了,而且原谅了前半生原生家庭对我的不公,原谅了生活对我的刁难。谢谢大家,祝你们也能和已往的不幸握手言和,开始新的人生篇章,最后推荐大家听一首歌,郑欣宜的《女神》。

………………

谢谢大家的留言和私信,因为这几个月都在忙学习,天天赶进度,所以险些没有怎么看大家的留言,很是歉仄。看到一些知友也有我曾经的困惑,我未必能够给到什么资助,可是请相信:人不行能一辈子倒霉的,只要在世,一定会有好事,做好自己,好事来的时候才气马上抓住,加油!

2019年9月,更新一下故事的后续。

昨晚前夫喝了些酒,居然打电话给我了,是用他同事的手机打给我的(如果是他的电话我是绝对不听的,我平时因为宝宝的事和他联系只会发短信)。他哭着说和现在的谁人女的分了,让我回去,他说他打了谁人女的(其实我早有听说他经常打谁人女的),打得很严重(这个真没想到),谁人女的要和他离开。

我全程一脸懵逼(语气还是保持镇定的),真的对他一点感受都没有,就像看到一个生疏人在说话一样,礼貌上慰藉了一下,就说自己要忙挂电话了。只能说家暴真的改不了,换几多小我私家都改不了。

我和现任的情感很好,两小我私家的相处很自然很舒服。他说现在立室了要让自己更强大,准备今年考研,他天天一下班全部时间都在看书(他3月份就开始在备考了,五一假期都在图书馆渡过),我也在他的影响下捡起了我的科研,两小我私家天天一起学习,讨论学习,孩子在旁边乖乖画画看书,周末一起去图书馆学习,然后相互监视做健身,坚持了好几个月了。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不求豪富大贵,只求牢固而温馨。

不是前任的谁人电话,我都真的不记得之前在地狱活过,虽然他那里惊涛骇浪的,我这边依然云淡风轻,挺好的。

——————-

谢谢列位的留言和私信,欠好意思,下半年都忙疯掉了,各项目的各项任务,基本上不怎么上知乎了,未能实时回复列位。现在是在事业上加把劲把以前落伍的追回来,年龄大了,确实会有点吃力,只能逼自己一把,逐步爬都要爬到目的。所以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回复一下列位,很是歉仄。

有些知友有问到低谷时怎么熬过来的,其实我那时候也经常会沮丧,自信心被彻底打垮,所以时常会以为自己太差劲了,所以有时候会有意识地给自己打一下鸡血,例如听一些慷慨激昂的歌(推荐大家听GALA的《追梦赤子心》、五月天的《第二人生》),看一些激励人的短视频(推荐大家看微影戏卓君的《田埂上的梦》、筷子兄弟的《老男孩》、五月天的《顽固》MV),或者看一些宇宙观弘大的闲书或视频(推荐看刘慈欣的书《三体》、动画《那年那兔那些事儿》第一季)。

推荐给大家的都不是什么高峻上的工具(原谅我自己也不是什么高峻上的人),看和听的时候都不需要动脑子,可是真的特别接地气,特别适合自己的状态。这些都是陪同我最低谷时的工具,一来让我以为受了挫败的自己不是孑立的,给了我气力;二来让我以为世界很大,在历史长河中,有些事我们现在看起来很大,但可能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颗灰尘而已,然后会思考自己的人生等等弘大的问题,就不容易陷在一些小事中出不来。

此外,我天天都逼自己去跑步,开始是天天2公里,然后是3公里,厥后基本上都能天天跑5公里,坚持了一年多,整小我私家瘦下来而且变漂亮了。这几个月开始忙起来了,也只能一周跑两次而已了(有点胖了)。跑步让我整小我私家头脑都清醒起来,边跑步边听一些慷慨激昂的歌会以为更热血。

摔倒了并不行怕,恐怖的是摔倒了后不愿意站起来。只有自己给自己的宁静感,才是最可靠的。加油!

PS. 面临别人的冷言冷语也是必修的一课。有些人总爱给仳离的女人种种莫须有的恶言,包罗这篇文章下,也有一些人说了不怎么好听的留言,什么找接盘侠,什么看准我现在的婚姻早晚要离开,什么我离过婚带小孩就配不上未结过婚的现任等等,我和前夫仳离时,他妈妈为了护犊,在为他儿子家暴解释的时候也会说我什么一个巴掌拍不响,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别忘记了,会响的不止两掌相向的时候,别人无缘无故扇你脸的时候也是会响的,这时候你做错什么了吗?你只是错在泛起在这个错误的人的视野规模内而已。没关系的,有些难听逆耳和无理的声音就无视他们就好了,你不需要向每小我私家交接,不需要让所有人都满足,他们不相识你,只有你自己最清楚你是怎样的人,如果你已经遇到了谁人深深相识你还依然很浏览你的人,或者身边有一些认可你的朋侪或家人,那么恭喜你,证明你更应该坚信自己。美国总统在世界规模内够能呼风唤雨了吧,够牛了吧,可是美国两百多年历史内,没有任何一位总统能够获得百分之一百的选票和支持率的。我们作为普普通通的芸芸众生,又怎么能够让所有人都满足呢?怎么能完全没有恶言相向?

那些口吐污言的人,或是生活不顺,于是看什么都不顺眼,必须要证明别人都和他一样欠好;或是极端自私,看不得别人好;或是自己的生活到处都是阴暗面,所以不相信灼烁;或是自己常受叛逆,或是自己就时常叛逆,所以不相信人之间是有真挚的情感;或是真的蠢,没有辨识能力,他身边的人给他贯注一些负面思想,他就真以为那些是真理。你正是相信优美,才会去追求优美,就坚持自己就好了,他们明白不了,没关系的,夏虫不行语冰,无视他们,疏远他们,把他们pass出你的人生就好了。

………………

更新一下现状。

有些人以为这有点像童话故事,了局是王子和公主今后幸福地在世——卖力任的告诉大家,现实固然肯定不是这样啦。

我和现任不行能就今后无忧无虑地在世的,固然也有种种问题,不外这种问题,我以为一点都不会影响我们的关系,而且我们都市一起有商有量去解决它克服它,这个历程中反倒增加了一种像战友或者像兄弟般的奇妙感受。那种感受就是我和他一起VS生活中的种种问题,而不是我VS他。例如他事情上也会偶然遇到种种贫苦,会有点丧,我就会在能力规模内给他一些建议和资助,一起克服它。例如他要兼顾事情又要考研,特别累,有时候当天温习效果欠好的话会不想说话不怎么搭理我,我就会不怎么说话就陪他一起去学习,相互勉励又能相互陪同。又如他睡觉会打呼噜影响我睡眠,我被吵醒了又不容易再睡着,我们就会实验种种治疗打呼噜的工具和方法,什么戴呼吸机睡觉,努力侧睡等等。他现在忙起来身体开始发胖,没时间去健身房,总是叫这里痛那里痛,我们就一起商量买个健身环、遥感拳击游戏,在家天天运动,现在发胖问题就控制下来了,我又有空就帮他踩一下背,缓解一下他的酸痛。其实他考研,很大水平也是他以为和我学历差异有点大,我身边厉害的人特别多,他说不求到达那些人的高度,好歹不要拖我后腿,让我和他出去不会丢我脸等等。

以上是从我包容他的角度看问题,固然他也包容了我许多问题,例如我受到一些事刺激,想起以前的事,我就会丧几天,什么都不做,摊在床上疯狂刷手机,他就会主动去抱我,或者留我一小我私家窝在房间悄悄,不会责怪我;我不喜欢洗碗,阿姨不在就肯定是他洗碗的,他洗烦了,他就上网找解决措施,最后我们就买了个洗碗机,一了百了,简直是婚姻拯救机啊;大家忙起来都没空扫地,就买个扫地机械人;阿姨休假时我们总是洗了衣服没时间晾,买洗衣机的时候,就买有烘干功效的一体机,总之科技改变生活,治疗种种懒癌,解决措施总比问题多……生活细节中,两小我私家相处固然有种种问题,问题是大家都不会责怪对方,而是一起想解决措施。打骂不是没有的,可是真的很少,一起至今打骂或许也就三次,打骂有点情绪是肯定的,可是都不会有攻击性语言,对事差池人,更多像是辩说,大家摆事实讲原理,双方都市真的把对方说的理由听进去,分析利弊和对错,吵完后也最后都能够找到一致的解决方法,或者大家换个角度看问题,所谓的问题就不再是个问题了。其实三观合、讲原理的人,意见相左的时候大多数都是吵不起来的,因为大家都市为对方着想,一时没为对方想到那么周到,就主动善意提醒对方,语气也没有攻击性,对方通常都市比力好接受。三观不合的人,你连呼吸,对方都市看不顺眼。

我不能说自己过得多完满,可是起码这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很满足就可以叫做幸福了。这世界没有一劳永逸的婚姻,所有关系都需要连续的谋划。正如再贵的车,刚开始开的时候都需要磨合,每一里路都需要良好的驾驶技术。真的很努力都磨合不了还种种大问题种种故障,再贵的车也不能继续上路否则哪天一个大事故人就没了,还害人害己;可以磨合得了,这辆车就会越开越顺,越来越有驾驶兴趣,能带你见种种优美风物。在有些人看来,我现任的社会职位没有前任高,但现任就是谁人让我看到越来越多优美风物的人。


………………………………

2020,6,6更新一下现状。

首先很是歉仄不能一一回复大家,因为最近被评副高折磨得不成人样,良久没有上知乎了,预计还得连续一两年的时间。但虽然辛苦,心里还是很牢固的,因为这是能够看到未来的辛苦。

老公考研也出效果了,考上了,低空通过。这一年半来他放弃好频频了,生了许多闷气,可是我软硬兼施,也撑起了家里的绝大多数事,他最后还是坚持下去了,考上研究生对我和他来说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还好上了,这一年半的支付总算没有白费,我们的战友情谊又加深一层了。

接下来我就是我们家庭的重点扶持工具了,争取一年半内拿下副高职称,那么我们的人生就完美了。谢谢大家的祝福。希望正在渺茫的知友们不要放弃,加油。

编辑于 2020-06-06 23:11:40草履虫叫我湿人(民众号,成精的草履虫)226人赞同了该回覆

仳离自己就是幸福啊,因为过不下去才离的婚啊!脱离一个逆境就是幸福。所以你说的幸福是个什么意思?

再婚?找一个比原来更好的?把幸福寄希望于婚姻,本事就是一种不幸,是不具备幸福的能力。

什么是幸福?有选择婚姻或者只身的能力就是幸福。

编辑于 2019/2/11 22:13:01故事档案局13人赞同了该回覆

单独从女性来讲,仳离后过得幸不幸福,一看物质能力,二看自己的情感观和生活态度。

我有一女性朋侪,很早以前和前夫离了婚,自己一小我私家在北京住。

她是做金融的,和合资人一起独立运营一支私募基金,这么多年来,在京城早已经有了自己的基本。

在我印象中,像她这样的人往往忙着四处置业,可是 Lily 在这一点上却反其道而行:她不愿意买屋子。

我知道她在泛海那间租屋的租金,住几年的价钱都够我付个一般般的首付了。

可是她却笑笑,说:钱,我还是更愿意让它流动起来,款项永不眠嘛,怎么能让它冻结在一栋屋子里。

今年 42 岁的她,年收入已经 200 万,实现财政自由。仳离事后没有了再完婚的想法,有一个小自己十二岁的男朋侪。

「女人一定要完婚生子,找个好人嫁了」这样的看法,显然已经不适用于她这样的现代都市女性身上了,尤其是那些靠自己已经实现财政自由的成熟女性。

婚姻也可以是人际关系其中的一种,或者说,只要小我私家资产能经得住不婚的风险,婚姻并不是非要不行。

(一)她是马荔君

我对着 Foxmail 按下今天最后一次「发送」,然后又再习惯性地打开项目文件夹,看了一遍到现在为止所有的文件,确认各个项目的排期。

手机时间 20:14,今天的事情比平常竣事得早。

30 岁的我,大学结业后就在公关圈里混了,终于在 28 岁的时候坐上了总监的岗位,北京的公关圈,总监年薪三四十万,我已经算是身边朋侪里爬得比力快的了,尤其和留在老家的同学比,他们的月薪或许和我每个月的纳税差不多。

固然,你不能只看到贼吃肉,没瞥见贼挨打,天天事情 12 个小时的加班不是北漂最痛苦的事儿,那种耐着性子和客户较真创意价值、视频剧本才是最痛苦的,市场需求不重要,你的专业不重要,客户的喜好最重要。

恨得牙痒痒你也要撑住局面,下面的小朋侪都看着,你的每次出头,都要乐成,否则无法服众。

对着镜子简朴补了补妆,又从办公桌里掏出常备的一瓶香水,远远喷了两下,算是完成了去到场派对的准备。

顺便提一句,现代都市女性,身边要常备让自己「闪亮」起来的装备,来应对随时而来的那些无法预知的商务场所。

但今天,是一个私人的聚会。

晚上 9:30 是马荔君的生日派对,庆祝她的 42 岁。

我们是某一次瑜伽课程的同学,马荔君有个很是可爱的英文名字——Lily。

Lily 比我大正好一轮,虽然她看上去比真实年龄小许多,爱穿米色系的衣服,总是挎个 logo 很不显着的 Loewe,平时开着一辆沃尔沃。

Lily 的阶级其实离我有些远,她很早就完婚了,很早有了孩子,儿子现在正在外洋念高中。

厥后我才知道,很早以前她就和前夫离了婚,自己一小我私家在北京住。

她是做金融的,和合资人一起独立运营一支私募基金,这么多年来,她在京城早已经有了自己的基本。

在我印象中,像她这样的人往往忙着四处置业,可是 Lily 在这一点上却反其道而行:她不愿意买屋子。

我知道她在泛海那间租屋的租金,住几年的价钱都够我付个一般般的首付了。

可是 Lily 却笑笑,说:钱,我还是更愿意让它流动起来,款项永不眠嘛,怎么能让它冻结在一栋屋子里。

20:20

社交软件和邮件都不再有信息发过来,我确定今天的事情是可以竣事了,和还留在办公室的同事们打了个招呼说再见,我拿起风衣,往楼下走去。

今天,终于能像办公室里那些「小朋侪们」一样能够「早」下班,有些自己的时间,而且,与「小朋侪们」比起来,我更愿意与 Lily 这样的成熟女性相处,

Lily 这样的女性,她们对人热情却知分寸,成熟稳重却依然有颗童心,她们允许的,就会负担结果,她们不喜欢的,就会拒绝。

而小朋侪的世界,脾气与喜悦都像龙卷风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令周围的人,难以自处。

晚上的酒吧已经热闹了起来。

Lily 的生日会的位置正好就选在他们的露台上,从那里正好可以看到酒吧里此时已经抱着吉他唱歌的法国乐队。

我沿着台阶一路走上去,瞥见 Lily 穿着一袭祖母绿的丝绸裙子,笑着和我打招呼。

她的容貌原来就很明艳,只是平常太爱穿米色。如今自己的生日会,总算是半点没掩饰地把以往藏着的悦目的都拿了出来。

我俩伸手抱了抱,交际了一番。我左右看看,好奇道:

「咦?他这会儿不在吗?」

我问的「他」是 Lily 的男友,谁人男孩子和我同龄,之前总是和 Lily 一起泛起。

「我们分手了。」Lily 略带遗憾地说,可是却没有因此收起笑颜。

我印象里,这并不是她们第一次分手。

「我待会跟你说。」Lily 捕捉到我略带八卦的心情,并未放任我瞎想。

她引着我取了饮料,就安置我坐下,让我自己玩儿一会。

生日会的仪式事后,大家也都玩开了,Lily 白皙的面颊上也染满了绯红。会场内,好些男客人趁着乐队互动的时候,不经意的往露台这边走。眼光都无一破例地瞟向和朋侪们笑着谈天的 Lily。

她却没搭理那些端着杯子拘拘谨谨来跟她搭讪的男孩子,过来叫我:

「走,我们去旁边吹会儿风。」

酒吧楼下正是一片空隙,漫衍着不少小卡座。

Lily 喝一口吻泡水,徐徐开口道:

「上两个星期的时候,他自己从我那搬走了,说以为我不爱他。」

我看着 Lily 绝不迷恋的心情,并没有惊讶。

不外在我的印象里,Lily 对他的男朋侪,着实是很是不错的。

「昨天晚上他突然打电话给我,你猜他说什么?」

使用 App 检察完整内容

现在,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检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