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有一种情叫同学情

相聚的日子渐行渐远。今晚我独坐窗前,窗外千丝万缕的柔和的枝条触动着深夜的情思,望着暮色四合的迷茫大地,回忆着许多不相一连的聚会残片,泪情不自禁地溢满睫外。一小我私家怎么会把母校忘记呢?凭什么把它忘了呢?不纪念长安山?不纪念长安山上的相思林?那些阳光透树林落在地上斑驳的影子?同窗的同学?唱过的歌?说过的话?带着无涯的童心无涯的恳切无涯的感恩心,义无反顾毫无保留绝不胆怯地直奔福州。中午12点准时到达

相聚的日子渐行渐远。

今晚我独坐窗前,窗外千丝万缕的柔和的枝条触动着深夜的情思,望着暮色四合的迷茫大地,回忆着许多不相一连的聚会残片,泪情不自禁地溢满睫外。

一小我私家怎么会把母校忘记呢?凭什么把它忘了呢?不纪念长安山?不纪念长安山上的相思林?那些阳光透树林落在地上斑驳的影子?同窗的同学?唱过的歌?说过的话?

带着无涯的童心无涯的恳切无涯的感恩心,义无反顾毫无保留绝不胆怯地直奔福州。

中午12点准时到达。大厅里都是同学,有的生动,有的平静;有的轻佻,有的深邃;有的艳丽,有的内敛…………我倾其所有,在影象的盒子里寻找着,狂翻着……

人生第一次

也许是运气使然,也许是机缘巧合,由于学校生长迅速,我们这一届学生自然而然地被摆设到福建师大福清分校,这是福建师大第一届被分到福清分校学习生活的学子。八月十六日,两百四十二名莘莘学子第一次脱离熟悉已久的家乡,来到这座生疏的都会——福清。

福清位于东部沿海,而福清分校就坐落在千年古邑,全国著名侨乡和民族英雄林则徐故乡——福清市区。这里气候属于南亚热带海洋气候,夏无酷暑,冬无严寒,一年四季,绿树成荫,其中以法国梧桐最多。

八十年月初的福清侨乡用她宽阔开放的胸怀拥抱我们。我们好像是一匹匹等候燃烧青春,燃烧辉煌的脱缰的野马,迫不及待地开始了一段别样而漂亮的大学生涯。

我们轻狂。清晨,迎着风,我们就是临风飘舞的第一只蝴蝶;夜晚,望天空,我们就是高坠而落的第一场流星雨。春天,我们是第一抹绿色,有无边的田野;冬天,我们是第一缕阳光,有明丽的蓝天。

我们单纯。当在军训场上第一次打靶获得七环而欣喜若狂的时候,当在课堂上第一次听大学教授侃侃而谈而露出艳羡的时候;当在晚会上第一次和男同学翩翩起舞而遭妒的时候,当在影戏院里第一次看到恋爱的影片而娇羞的时候,当在期末时第一次因考试不及格而嚎啕大哭时候………

不再是穿牛仔裤无忧无虑的年事,为无聊而唱优伤的歌;不再是脚踩落叶惶遽的岁月,让青春在夕阳下枯萎。

人生第一次,是奏鸣曲的第一乐章,是明艳的第一春景,是墨笔的第一纵跃。

往事并不如烟。

长安相思情

大二的时候,我们回到了福建师大。

"遥望长安山,相思碧透,雨晴烟淡,往事犹豫岁月,天长地久情谊长。回首望长安,相思碧透,离情难诉,醉舞下山去,明月轻歌送我还。”

谁不爱长安山,谁不恋相思林。

那时候站在走廊上,每次往前看,就会望到长安山上那一片又一片的细细碎碎的浓绿。那细细斜斜的叶片,优雅温婉,在万窍含风的日子里,恰似起航的帆。

在闲暇的日子里,沿着那条熟悉的山边小道,抬头望天,云轻轻地飘;轻手摸树,好像可以瞥见风一阵一阵地从眼前吹过;山脚,山边,山上,翠黄翠黄的小巧而妩媚的相思花麋集地招摇着,她们唇唇相依,窃窃私语,留下了几多关于我们青春幼年的故事?

我们爱笑,我们爱哭,我们多情,我们善愁,我们矜持,我们平静………

忘不了踏着高跟鞋在长安山独行的情景,忘不了在女排五连冠我们端酒狂欢的样子,忘不了篝火晚会上恣意欢歌笑语的时候……

依稀记得中文才子美人的婉转风骚,依稀记得长安山上的惊艳邂逅,依稀记得结业分配运气不公的心头难愈的伤痕。。。

谁在这片土地上播下相思的种子?谁让葱笼的绿悠悠不息地流淌?谁刻意酿下千年醉人的幽香?谁丰盈了我们年轻无悔的青春?谁在多年之后如幻如影地潜入我们的梦里?

往事如烟。

三十后,我们学会了从容,学会了缓和,学会了执着,学会了坚定,学会了通透,学会了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生活压力中保持比热浪还汹涌的同学情。

我们欣喜,我们深情,但我们不喧呶聒噪,我们身上更多的是时光沉淀给予的如黄昏教堂清扬钟声的庄重优雅和清丽淡远。

东风杨柳一杯酒,难却江湖夜雨卅年情。

谁的汹涌澎拜,谁的起降沉浮,都抵不外叠烟架翠的深深同学情。

归来,依然是少年,好么?

(1、2、4图片来自网络)

小我私家简介:

李建萍,笔名寒冰。福建顺昌某中学高级教师,有作品在《冬歌文苑》揭晓。喜爱朗诵,写作,书画,英语。)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