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东北老铁在汕头开店18年,这家店能活到现在简直是个奇迹……

今天下班,同事说带我上馆子,说这家店的菜挺特别,在汕头别处是绝对是吃不到的,同事在汕头也算是美食圈的老饕了,能让他这么说的店,那想必是有点特色,好奇的随着他一路来到了韩江路一家餐馆,门面看起来其貌不扬,他却故弄玄虚:进去就知道了!原来这是一家专门做东北菜的餐馆,店内情况挺朴实简练,平时我在汕头也接触过几家北方菜,感受也没什么特此外,这家岂非有什么纷歧样的吗?同事一上桌便驾轻就熟的点起菜来,我一看

今天下班,同事说带我上馆子,说这家店的菜挺特别,在汕头别处是绝对是吃不到的,同事在汕头也算是美食圈的老饕了,能让他这么说的店,那想必是有点特色,好奇的随着他一路来到了韩江路一家餐馆,门面看起来其貌不扬,他却故弄玄虚:进去就知道了!

原来这是一家专门做东北菜的餐馆,店内情况挺朴实简练,平时我在汕头也接触过几家北方菜,感受也没什么特此外,这家岂非有什么纷歧样的吗?同事一上桌便驾轻就熟的点起菜来,我一看他点了5道菜和几道小菜,想着3个大老爷们用饭肯定不够吃,要不再多点几盘吧,还想再继续点菜时被同事阻止了,旁边的服务员也一个劲的劝我不用点那么多,怕太多吃不了,不够可以后面再点。

菜端上桌时,那局面真是相当“尴尬”,我终于明确为什么服务员会这么说了,看着满满当当的菜和肉我啼笑皆非,这东北人对盘的观点是不是有什么误解?一个盘的面积险些是汕头盘子的2倍,连小菜的盘(哦不,应该叫盆)都超级大!真是活久见,第一次给北方菜的豪爽大气震撼到了,感受以前吃过的那些都是假的北方菜吧。。。

同事是这里的常客了,他看出了我的疑惑,跟我解释道:你一定以为和你平时吃到的北方菜纷歧样?其实这家是汕头少有的,保持着传统的东北菜做法的菜馆,店里的老板和大厨也是隧道东北人。其实外面许多北方菜来到汕头后,为迎合汕头人的口胃逐步改良,菜式也变得越来越小越精,可是却也失去了北方菜原本粗犷朴实的一面,想吃原汁原味的东北菜,来这里就准没错!

怪不得我说在汕头吃到的北方菜和这里不大一样,身为一个对于北方菜相识不多的汕头土著,或许也只有一些模糊的观点,好比种种炖,猪肉炖粉条、小鸡炖蘑菇、另有东北烧烤、饺子。。。。这里让我重新认识了东北菜,上菜期间,同事也叫来了老板向我们先容这些菜式,听完后才发现这些菜真的很有意思,好像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就拿这猪肉炖粉条来说,在东北就和粿条汤在潮汕一样寻常,但猪肉炖粉条可不是随便入锅乱炖那么简朴,土豆粉和五花肉要炖上几个小时,土豆粉炖久之后软烂中又带点筋道,还十分入味,整盆菜都散发着五花肉的卤香,尝到第一口就爱了。像这种木桶锅一般在外面吃到的都是用很浅的盆,看似很大但装的体积很小,而这里用的深盆PLUS简直太老实,份量显着大了一个级别。

酱骨架可以说东北肉食里的硬菜了,里脊骨也就是潮汕人常说的腰龙骨,一大块堪比手掌大,比起精致的南方菜多了几分粗犷,大骨周围的肉质细嫩,酱汁香味浓郁,随肉还配上一副一次性手套,看到这道菜脑海里瞬间浮现出英气十足的东北人啃肉肉的画面,在吃肉眼前形象什么的都不重要了。

饺子在北方人主食里占有举足轻重的职位,权衡一家北方菜馆地不隧道,一定要看他们的饺子。店里的饺子皮薄汁多馅料满,东北明白菜也必须有,饺子锅贴表皮煎至到微焦,内里的肉汁却被牢牢锁住,一口一个基础停不下来。店里的饺子有野菜馅、茴香馅、酸菜馅、芹菜馅、白菜馅、韭菜馅、六种馅料可选,全是隧道东北口胃,现点现包一份管饱!

烧茄子是店里大厨的自得之作,老板自满的说:开店18年,这道菜点的人很是多,而且是零差评哦,可见其受接待水平。肥而不腻,咸香入味,东北老铁说吃出了老家的味道,第一次吃的南方人也很难不被这道菜征服。

就连5块一份的小菜也是份量十足,诚意满满,虽然是芽菜和萝卜这种比力普通的食材,但经由处置惩罚后加了醋的调制,就变得很是酸爽开胃。

一桌子菜吃到最后3小我私家吃撑还是没有能全部吃完。到结账时我愣住了,人均才30+!难以置信,除了菜品的份量,连价钱也是业界良心,难怪江湖会流传着“东北人都是活雷锋”的传说,这样真的不会亏吗?更意想不到这家店居然已经开了18年,在汕头生活了这么久真的忏悔没有早点发现。

来之前同事对这家店赞赏有加,吃完之后确实是深有体会,连自己也都酿成“东北粉”了~虽说外观是没有南方菜那么精致可是绝对鲜味,“实在”就是东北菜的代名词。比起颜值高照相悦目但味道一般的食物,东北菜更能满足我的味蕾。出于对东北菜的兴趣越发浓重,饭后我便与老板华姐闲聊她与“松花江”的故事。

华姐来汕头已有20年出头,她说当年开松花江的初衷很简朴,一个是因为嫁到了汕头,想在他乡能随时随地吃到老家的美食,另一个原因就是想把康健的北方菜带到潮汕,让更多人认识到她影象里的北方味道。

2004年,因为非典时期许多家禽类不能吃,华姐把东北的一些康健野菜、粗粮和农家菜等特色风味带到汕头来,开了现在这家松花江做东北菜,就连店名也很东北。其时的她其实对汕头完全不相识,汕头人喜欢吃怎么样的口胃也不知道,对餐馆未来能开得怎么样心里也没有底,开店对自己来说最大的利益是自己可以不用做饭,四个字归纳综合就是:佛系开店,开店前还还被朋侪讽刺,连你这样不懂美食的人也能开店?没想到,这一开即是18年。

东北人不爱吃野生动物,但对野菜却是情有独钟,婆婆丁、荠菜、蕨菜、苋菜、黄花菜。。。这些来自大自然的美食,东北农村长大的孩子是如数家珍。对于野菜这种新奇的食物,许多主顾出于好奇点了,但吃到第一口的时候却受不了,华姐开店初期也遇到过一些负面反馈,只能耐心向客人科普,好比这道刺龙芽有治疗糖尿病、肠胃病等营养价值,而且刺龙芽一般会出口韩国、日本,平常不多见,一年也只有一个月时间当季,每年5月份左右店里才特地从东北送一些新鲜刺龙芽过来,客人听完华姐这一番话才知道这菜原来十分难过,而且还这么有食疗价值,也就开始习惯去实验这道菜,到了厥后,竟然酿成每次来必点。随着康健饮食理念逐渐被人接受,到店里吃草的人越来越多,前几年有许多深圳人特别喜欢来华姐店里吃他们的特色苦苣菜,营养富厚又解热祛毒,而且还能减肥。许多汕头人一开始对于东北菜不敢实验,但随着华姐的用心谋划,口口相传,逐步也开始吸引来不少主顾。

疫情期间,华姐感应压力很大,店内里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没想到无心插柳,特殊时期反倒成就了店里的东北包子,华姐将原本储蓄的新鲜食材打成陷儿,做成了包子,包子个头大馅料多,价钱却和别人家的差不多,一口咬下去满满都是馅,谁人肉可是实实在在的,很快松花江的包子便传开了,吸引不少食客专门来订餐,不少从来没有来过的主顾也通过包子认识了松花江,这一点也着实让华姐感应惊讶,原来很是普通的东北肉包子也这么受接待。

说起潮汕人和东北人的文化差异,华姐印象深刻的是她老公第一次去北方的囧事,按南方人的习惯去菜市场买两根排骨,没想到摊主要求必须一整排一整排买,吓得她老公再也不敢在北方菜市场买菜了。北方菜份量多,就连在市场买菜那也是一次好几斤的买,和南方的量少款多的理念正好相反,所以才闹出了这个笑话,但这也成为了今后困扰华姐十多年的一个心结。

南方人喜欢吃精致的,但北方菜份量却这么大,这一开始就让南方人不那么接受,两三小我私家到店里吃,基本点不了什么菜,她实验想把份量变小,店里的东北大厨却不干了:东北菜就是这么大份的,太小了没法做!这让华姐十分为难,但为了主顾,她也只能耐着性子逐步说服厨师,份量也从一开始的大盘逐步变小,华姐拿起了一个大盘子给我们看:“这个已经是“瘦身”了两次的盘子了,比起潮汕人吃的盘子还是大许多。有主顾开顽笑的说‘你们店的份量这么大,价钱还这么实惠,能开这么多年还能在世简直就是奇迹’。”

开店历程中,华姐也逐渐明确两个地方的饮食文化差异,为了迎合当地的主顾,华姐也不得差池一开始坚持的工具一步步的妥协:好比店里“很土很东北”的装修,逐步酿成简朴而时尚的部署,只保留了原来一些炕的元素;好比不停实验将菜品举行改良,把刺龙芽做成了煎蛋,一些小孩子不喜欢吃素菜,便把素菜包成饺子,让客人更容易接受;好比增加了一些水煮鱼等非北方菜可是越发普通化的菜式,后面还会逐步加入东北做法的海鲜菜式。开店多年,松花江一直在实验改变,但那几道招牌的传统东北菜是坚决不愿意改的,这是东北大姐最后的倔强。

“汕头这么多北方特色菜馆,许多都是越做越公共,菜式也变得越来越潮汕化,如果说我们和他们有什么纷歧样的,那就是我们还是一直坚持着隧道的做法,许多老主顾一直劝我不能变,变了他们就没地方用饭了”华姐说。

“有许多人还是小孩的时候就来松花江吃了,现在都完婚生小孩了,家里几代人都到我们这里吃过”,说起店里的老主顾,华姐言语中充满着感动,在汕头开店这些年,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主顾的支持才让她有一直开下去动力。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