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重启NAFTA,退群TPP,特朗普对外商业“血流成河”?

无论是退出TPP,还是重启北美自由商业协定(NAFTA)谈判,特朗普自上任以来的种种行动都在表示,美国在对外商业政策上从多边到双边的倾向。与此同时,随着美国对外商业的游戏规则的悄然改变,各国也开始努力行动,全球商业格式的走向也显得尤为扑朔迷

无论是退出TPP,还是重启北美自由商业协定(NAFTA)谈判,特朗普自上任以来的种种行动都在表示,美国在对外商业政策上从多边到双边的倾向。与此同时,随着美国对外商业的游戏规则的悄然改变,各国也开始努力行动,全球商业格式的走向也显得尤为扑朔迷离。

1

NAFTA 重启显“偏心”

日前,在与来访的墨西哥经济部长伊尔德丰索·瓜哈尔多配合出席记者会时,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表现,政府将于未来几周内正式通知国会计划重启NAFTA谈判,之后将开启为期90日的美国海内商量法式,这意味着NAFTA谈判最早将于今年6月底或七月初启动。

自签订至今,NAFTA已经有长达23年的历史,基本在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三国之间实现了“零关税”,资助动员三国间的商业总额。不外自参选以来,特朗普便将矛头瞄准以NAFTA为代表的双边、多边自由商业协定,认为 NAFTA惠及的仅仅是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墨西哥,对美国制造业生长毫无益处,反而造成美国制造业岗位的流失。

罗斯称,预计本次谈判将发生两个独立双边协定或新的三方协定。对此,瓜哈尔多强调,NAFTA是一个三方协定,认为就原产地规则等商业议题展开三方谈判更有意义。不外,特朗普的照料此前已表现,他们更希望举行双边商业谈判,而不是前总统奥巴马所寻求的多边谈判。

在这场较量之中,美墨没有一方愿意让步。特朗普方面早先声称,如果在NAFTA的重新谈判中争取不到更多有利于本国的条款,那么美国将退出;此外特朗普还在多个场所强调,将向墨西哥入口商品征收20%的关税。

墨西哥方面临此回手称,如果美国执意要对入美的墨西哥商品征收高额疆域税,那么墨西哥方面也将对进入本国的美国商品加收同等税率的税收作为抨击。“美国将从哪些环节给墨西哥施压,墨西哥就将从哪些方面来反制美国。”这是墨西哥外长比德加赖早就释放出的强硬态度。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在频繁敲打墨西哥的同时,看待加拿大却是另一种态度。在上个月与到访美国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碰面时,特朗普对美加两国之间的商业关系做出正面亮相,并直言修改NAFTA主要是针对墨西哥,而美加商业则更倾向于“互利互惠”。

2

美国商业从多边到双边

“一味追求特朗普兑现其竞选期间在墨西哥问题上的亮相显得没有太大意义,”美国商务部前商业官员查尔斯·斯库巴称,“特朗普对于向墨西哥征税以及造疆域墙体现得过于执念,我们可以期待谈判真的开始时特朗普的政策阐释越发全面、审慎、有说服力。”

可以看到,特朗普的上台无疑加速了美国商业模式的转变——双边协议和地域化正在取代多边协议成为主流:一方面,特朗普多次抨击TPP“摧毁”美国制造业、要求重启NAFTA、答应不再签署大型区域商业协定,同时还提出对中国产物征收高达45%的关税,并对在外洋开设工厂的美国企业举行处罚等政策;另一方面,特朗普将商业重点置于一对一的双边商业协定谈判,美国与英国、日本之间的双边商业协定也被置于优先位置。

有分析认为,特朗普上台虽不至于“血流成河”,但很可能会促玉成球化的重组。换言之,美国与中国、拉美、欧洲之间的关系将泛起转折,世界游戏规则也将发生改变。“但这并不意味着必将发作一场商业战争。未来的趋势将是逐渐泛起一张环环相扣的自由商业网络,最近十年来盛行的多边协议将被一种双边模式取代。特朗普上台将加速这种趋势的生长,同时世界商业增速也将逐渐放缓。”《参考消息》如是称。

同样的看法也认为,特朗普的双边商业倾向不应被过分解读。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田凯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说:“但双边商业未必意味着历史的逆潮,美国的双边商业趋势在未来会对全球商业造成怎样的影响,在短时间内很难判断。”

3

谁是TPP新群主

这厢,特朗普放弃奥巴马意欲搭建的亚太地域商业机制,转身跟墨西哥较起了真;那厢,被特朗普在上任第一天“扬弃”的TPP开始努力寻求其他可能,“新群主”也正等候上线。

现在除了美国之外,尚无其他经济体明确表现要退出TPP。分析认为,作为TPP框架内的第二大经济体,在美国退出的情况下,日本自然有念头接过TPP并在其中揽下主导职位。对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而言,美国退出TPP曾一度让他下不来台,究竟此前他已在海内为TPP的顺利举行做了诸多铺垫,在他的推动下,日本成为12个成员国中唯一一个已经在国会通过TPP的国家。此外,TPP将为日本带来的1190亿美元GDP增收和79.5万个就业岗位,于安倍而言亦是难以轻言放弃的一块蛋糕。

固然,单凭日本一己之力,显然无力单向推动已经打上美国烙印的TPP,一些TPP成员国开始将眼光望向中国。上个月,身为TPP首创国之一的智利邀请此前未曾到场过TPP谈判的中国和韩国到场将于本月14-15日举行的成员国集会,探索TPP新框架。对此,中外洋交部日前回应称,中方正努力思量参会。

不外,中国介入TPP的构想也面临诸多问题。首先,中国的加入必将带来TPP全套文件和尺度的大幅修改,以致是“重新努力别辟门户”,日本等TPP成员国恐怕难以接受这一基础性的改变。其次,中国近些年正努力推进包罗区域全面经济同伴关系协定(RCEP)、“中国-东盟自贸区”、“一带一路”倡议和亚投行等在内的一系列国际经济互助机制及机构的建设,一旦TPP引入中国气力,恐怕将泛起亚太地域的“叠床架屋”。

田凯指出:“如果中国被纳入其中,那么TPP很可能将生长成为东亚地域多边商业协定的放大版。在这样的配景下,美国退出后的TPP一词其实需要被加上引号,因为它已经不再是原来意义上的‘TPP’了。”

另一方面,作为现在TPP成员中的最大经济体,日本的态度在很大水平上决议了TPP的走向,因此有分析认为对华战略仍具有显着反抗性的日本未来恐怕“小行动”不停。对此田凯认为,在美国不在场的情况下,中日之间的商业竞争纷歧定会成为坏事:“这一情形可以类比至东亚配合体,其时中日两国的对外商业在这一模式下生长得很好,甚至到达东亚互助最岑岭。因此我不认为日本的存在将对中国加入TPP组成威胁,反而可能会有促进作用。”

固然,岂论NAFTA或TPP在未来的走势如何,全球商业的趋势是不行逆的,中国也会在当中负担越发重要的部门。“随着美国逐渐从多边商业领域抽身,中国未来将会饰演努力引导全球商业的角色。”田凯指出。

精彩回首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