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社会

对于城南的情况高定没放松,长安军厉害,晋王的手段都不容小觑

历史长河飞跃不息,有海不扬波,也有波涛汹涌,让小编来带你走进历史,相识历史。凉州境内,有着不少的羌人部落,而在修建门路的队伍之,亦是有着不少原本属于羌人雄师的士卒,这些人对于加入军可是有着极大的兴趣。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战争是残酷的,这种作战方式对于羌人而言虽然有些残忍,却是能够淘汰汉人军队在阵前的损失。 在一些情况下,吕布也是有些私心的,若是能够让汉人的军队制止在战场泛起更大的

历史长河飞跃不息,有海不扬波,也有波涛汹涌,让小编来带你走进历史,相识历史。

凉州境内,有着不少的羌人部落,而在修建门路的队伍之,亦是有着不少原本属于羌人雄师的士卒,这些人对于加入军可是有着极大的兴趣。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战争是残酷的,这种作战方式对于羌人而言虽然有些残忍,却是能够淘汰汉人军队在阵前的损失。 在一些情况下,吕布也是有些私心的,若是能够让汉人的军队制止在战场泛起更大的折损,他也是愿意看到的,而且羌人的雄师骁勇善战,他们登城墙之后,能够对守军形成一定的压制,为后续的雄师提供时间。 羌人将士登城墙之后,向着守军亮出了手的屠刀,从羌人攀爬云梯到登城墙,并没有遇到太多的反抗,这也是羌人愿意带头冲锋的原因。

率先进攻城池的队伍,在寻常的战争肯定会泛起严重的折损,然而在长安军却是不会泛起这样的情况。 在对守军形成了绝对的压制之后,先头队伍,一般情况下是能够获得极大的保全的。 守军在督战队伍的血腥手段下回到了属于他们的位置,在这样的战斗,他们没有其他的选择,他们能够做的是听从下令,若是不听从下令的话,结果只能是死亡。 城墙展开了猛烈的战斗,一些有履历的士卒在防守的同时,更会对攻城的士卒造成一定的伤害。 相对于城东的进攻,城南的进攻松散了许多。 高定在军始终关注着战场的情况,源源不停的消息从城传来,让高定的心情越发的凝重起来,尤其是城东的情况,不容乐观,这些长安军攻城池之后,宛若疯狂。 “传令三千士卒前往城东,支援鄂焕将军。”高定下令道。 对于城南的情况,高定同样没有放松,长安军厉害,晋王的手段不容小觑,若是因为一时的疏忽而导致城池丢失的话。

是高定所不能容忍的,这次的战斗,高定寄予厚望,不能乐成的话,意味着他会失去所有的工具,甚至性命。 有着援兵的到来,城墙的形势徐徐的陷入到了僵持的状态,长安军在城墙寸步不让,不停的将一架架云梯从城墙推倒,从而影响长安军的进攻,而长安军则是拼死反抗守军。 鄂焕见到城墙的情况,这才宽心不少,刚刚在长安军攻城墙的时候,城墙杂乱的情况让他焦虑不已,若非是在人数占据着优势,恐怕形势越发的糟糕。 吕布对于战场的情况却是没有丝毫的担忧,他已经传令鞠义,率领先登死士做好准备。 守军泛起状况之后,先登死士会在守军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攻城墙。 一名守军士卒神色间虽然流露出畏惧之色,可是他还是举起手的盾牌挡在前方,为袍泽提供更多的宁静。 突然,这名士卒感受到了腹部的疼痛,撕裂一般的疼痛,使得这名盾兵徐徐的倒了下去。

不停的在地翻腾,很快便昏迷已往。 这样的情况仿若瘟疫一般,在东面的城墙伸张,一名名士卒倒下,连军一些将领也不能破例,不外片刻的功夫,刚刚还在奋战的守军,竟然倒下了一半。 鄂焕见此大急,急遽派遣士卒前往军求援。 攻城墙的长安军短暂的恐慌之后,却是向着敌军提倡了更为猛烈的进攻。 城外,鞠义一直关注着城墙的情况,只要守军的情况有所差池,他会率领雄师攻城。 “将军,城墙的守军倒下了许多。”一名将领前低声道。 “晋王传令攻打城池!”话音刚落,卖力传令的骑兵策马而来大喝道。 鞠义立即率领先登死士向着城墙而去,虽然不明确为何守军突然发生了这样的情况,可是守军在这等时候露出破绽,是长安军的时机到了。 当高定获得消息的时候,鞠义已经率领先登死士登了城墙。 不仅是城的守军,这样的情况亦是发生在了军,最初的时候,高定漫不经心,当倒下的将士占据一半之多的时候,高定马上惊慌了起来。

“太守,欠好了,城的将士突然倒下去许多,城墙紧急。” 高定面色苍白,整小我私家在瞬间好像苍老了许多,他敢肯定的是军泛起这样的情况乃是长安军所为,不管长安军的手段如何,在征战的关键时刻,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场战斗意味着守军将会失败。 “军将士全部前,阻挡敌军!”高定沉声道,他要做最后的拼搏,哪怕是不能乐成。 高定有着这般的刻意,可是军将士在面临这样情况的时候,心的畏惧可想而知,尤其是城墙奋战的将士,他们在小我私家的实力本处于劣势,现在突然倒下去这么多的将士之后,城的情况可想而知。 先登死士来到城墙之后,对于守军形成了一面倒的屠杀,先登死士展开的是最为凌厉的攻势。 鄂焕组织士兵勉力抵抗,可是守军畏惧不敢前,甚至有些士兵趁乱脱离了城墙,在这般的恐惧下他们甚至忘记了身后有着督战的队伍。 在先登死士的进攻陷,守军不停的退却,很快为长安军赶下了城墙。

而在这时,高定率领两千余雄师前来,这已经是守军之能够作战的最后气力了。 可是越来越多的长安军登城墙之后,会给高定阻挡雄师进城的时机吗。 “典韦听令,待城门打开之后,率领五百飞骑进城,李焱率领两百名飞骑,防止敌军从城门逃走,多多打探城外的情况。”吕布下令道。 典韦、李焱急遽前领命。 军的将士亦是露出期待之色,己方的雄师已经有着许多攻了城墙,只要城门打开之后雄师进城,这场战斗算是落下了帷幕,敌军的战斗力是什么样的,长安军的将士还是极为清楚的,凭借着城墙的优势,或许能够给攻城的将士造成一定的贫苦,可是在正面的战斗,高定麾下的将士只有失败的运气。 在以往的战斗,已经证明晰高定麾下的将士在战场是何等的懦弱,恐怕面临长安军进攻的时候,许多将士会直接逃离战场。 如同长安军将士预料的一般,军将士在面临长安军凌厉的进攻,基础提不起斗志。

特别是军还发生了这等怪的事情,一半以的将士在守城举行到关键时刻的时候,突然晕倒了已往,生死不知,在守军之能够引起何等的恐慌。 军一些将士见到己方的雄师不能阻挡长安军的进攻,悄悄脱离了战场。 逃跑的气息在军伸张之后,远远不是高定和鄂焕能够阻拦的,这些士卒本是东拼西凑而成,他们在面临战争的时候,缺乏足够的履历,一旦遇到挫折最有可能泛起的局势是溃败。 当一支军队的数量泛起三成折损的时候,军的士卒有可能会逃走的,况且当前城内的守军莫名其妙的折损了一般,军将士若是有着奋战下去的刻意,才是咄咄怪事了。 鄂焕接连斩杀了三名士卒之后,仍旧没能阻挡雄师的溃败。 论及人数的话,此时守军面临的长安军并不多,在斗志却是有着太大的差距。 纵然是士卒的数量再多,当他们失去了胜利的信心之后,还能够继续反抗敌军吗。

鄂焕率领三百余名士卒来到高定的身边“太守,末将无能,没能阻盖住敌军的进攻。” 高定叹道:“这场战斗,我军已经败了,纵然是坚持下去,又有什么用处呢。” “太守速速脱离此地,军尚且有百名骑兵可以一战。”鄂焕道。 高定眼闪过一道希冀的色彩,摇头道:“即即是脱离了邛都之后,又能如何,此时本官手无兵无将,仍旧是死路一条。” 鄂焕道:“太守可前往五溪蛮。” “若是本官前往五溪蛮的话,恐怕第一时间会为沙摩柯斩杀。”高定惨笑道,这次他将沙摩柯使用了,让生番的雄师泛起了严重的折损。

好了今天的分享就到此竣事了,我们下期再见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