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社会

我在黄江守林场:日行十公里,护万亩林地周全

层层叠叠的树林一望无际,茂密的树丛中时不时窜出一个身穿绿色迷彩服的身影。“我们自己走的路,都要靠自己去趟开。”年近50岁的高锦明,沿着蜿蜒的山路往上走,不时用灭火棍拨开树枝、石头等路障,他说脚下长达十公里的巡山之路,是一代代护林员“一脚一脚”开发出来的。高锦明是黄江镇的一名护林员,他和搭档张亮明卖力守护清泉水库一带12000亩的林地,天天骑摩托加上步行巡逻一圈,至少需要1个小时。黄江镇总面积达9

层层叠叠的树林一望无际,茂密的树丛中时不时窜出一个身穿绿色迷彩服的身影。

“我们自己走的路,都要靠自己去趟开。”年近50岁的高锦明,沿着蜿蜒的山路往上走,不时用灭火棍拨开树枝、石头等路障,他说脚下长达十公里的巡山之路,是一代代护林员“一脚一脚”开发出来的。

高锦明是黄江镇的一名护林员,他和搭档张亮明卖力守护清泉水库一带12000亩的林地,天天骑摩托加上步行巡逻一圈,至少需要1个小时。

黄江镇总面积达98平方米公里,其中60%为林地,是广东省有名的“森林小镇”。为了守护4800多公顷林地,黄江镇护林防火专业队30名护林员天天不中断举行巡逻。他们平均年事近50岁,均为各行各业的转业人员,绝大多数人已经在这里事情了十多年。

“一定要两小我私家一起走,一小我私家太不宁静了。”高锦明说,山路陡峭,坑坑洼洼的地方许多,而且经常另有毒蛇出没,“一小我私家走万一出点事,呼救也没人听到,很危险”。高锦明说,他曾多次被石头绊倒或扭伤脚。

“巡山事情枯燥乏味,还要忍受被蚊虫叮咬,但我们一刻也不敢放松警惕。”巡山路上,高锦明多次将路边的杂草堆踢散并检查,他说主要说担忧“杂草堆里会有烟头之类的易燃物”。

走了没多久后,一条10多米宽的防火带泛起在高锦明眼前,双方的杂草上笼罩着厚厚的一层枯叶。高锦明先容,每条生物防火林带约14米宽,顺着地形漫衍在林区各个角落。这条加起来足足有84公里长的黄江生物防火林带,犹如一条防火长城,将郁郁葱葱的森林离开。

“防火带是森林防火很重要的一环,如果不清理洁净那些枯叶,一旦着火结果不堪设想。”清理完这条防火带上的枯叶,高锦明扛着灭火棍回到自己的休息点休整。

午饭是事情站送过来的一份盒饭和例汤,虽然十分朴素,但辛苦了一早上的高锦明吃得津津有味。

高锦明说,除了做好防火事情,他们平时还要注意山上是否存在偷伐和偷猎等情况。“随着人们的生态意识提高,近年来偷伐偷猎等行为已经很少发生了。”高锦明说,一旦发现相关违法行为,他们将团结执法人员实时处置。

“天气再热一点,巡逻一圈下来,衣服可以拧出一滩水来。”4月初的天气依旧凉爽,可是一天巡逻下来,高锦明早已汗如雨下,从手臂得手背,长满了一个个大巨细小的蚊子包。他摸了摸手背上的蚊子包接着说:“固然蚊虫也会更多,不外我之前当过兵,这点苦头我也不怕。”

【撰文】刘慧茹 韦基礼

【视频/图片】黄政正

【作者】 韦基礼

【泉源】 南方报业传媒团体南方+客户端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