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社会

权宦田令孜爱用皮鞭教训人,不成想一鞭子打出个自掘宅兆来

田令孜(?—公元893年),唐末权宦。本姓陈,字仲则,蜀人。唐懿宗李儇小时候,田令孜随养父来到内侍省,当了李儇的玩伴。由于李儇自小一直由田令孜陪着,加上他又会来时,所以,李儇长大成人后,一直信任他,就是继位做了天子后,为唐僖宗了,还对他很依赖,并尊称其为“阿父”。由于唐僖宗继位时岁数不大,玩心太重,所以朝廷的巨细事务都交于他管理,一时之间田令孜独霸大权,恃宠蛮横,不行一世。由于阉人左右朝政,朝廷

田令孜(?—公元893年),唐末权宦。本姓陈,字仲则,蜀人。唐懿宗李儇小时候,田令孜随养父来到内侍省,当了李儇的玩伴。

由于李儇自小一直由田令孜陪着,加上他又会来时,所以,李儇长大成人后,一直信任他,就是继位做了天子后,为唐僖宗了,还对他很依赖,并尊称其为“阿父”。

由于唐僖宗继位时岁数不大,玩心太重,所以朝廷的巨细事务都交于他管理,一时之间田令孜独霸大权,恃宠蛮横,不行一世。

由于阉人左右朝政,朝廷上下是乌烟瘴气,搞得老黎民没有了生路,于是纷纷揭竿而起。

唐末的王仙芝、黄巢起义就是其中最大一股起义军气力。

厥后王仙芝战死,黄巢接过义军大旗,率军继续战斗,经由十余年的努力,几番妨害,终于柳暗花明,起义队伍像摧枯拉朽一般,兵锋直指长安城的要塞潼关。

听说黄巢的军队攻破了潼关,唐僖宗马上吓掉了魂,在阉人田令孜的护送下,逃出长安城。

他们此次逃亡的目的,和安史之乱发作后的唐玄宗一样,都是四川。

唐僖宗是在田令孜率五百神策军的掩护下慌忙逃出长安的,追随出来的除了福王、穆王、泽王、寿王及嫔妃数人从行外,连朝廷的百官全不知道。

当唐僖宗等逃到咸阳时,有驻守咸阳的骑兵认出了天子,齐声喊道:“圣上今天乘舆西去,关中的老黎民怎么办?希望陛下回宫。”

此时慌不择路的唐僖宗哪顾得上回话,田令孜一看,下令羽林军将这十几个拦截的骑兵全部斩首,让唐僖宗骑马,昼夜不停地疾驰到骆谷。

唐僖宗一行入蜀遁迹,兴元是途中的必经之地,只有到了这里, 才算是挣脱了义军的威胁。

其时从长安至兴元,有三条路可供选择:

一条是驼谷路,是旅程最短的一条路,全长六百二十多里,但门路崎岖难行;一条是斜谷路,全长九百多里;一条是驿路,全长一千二百多里,旅程最长,全是坦途。

但他们急于逃命,哪还顾得上门路崎岖,直接下了驼谷路。

驼谷门路崎岖不平, 荆棘丛生。田令孜骑着马, 挥着马鞭,跑前跑后,督促大家快跑。

唐僖宗有一个喜好就是打马球,此时他的骑术派上用场了,没受几多苦。那几个嫔妃就可怜了,虽然死死地抱住马鞍,但还是在马上东摇西晃,好不辛苦。

其实这些嫔妃还不算辛苦,他们至少另有马骑,追随的福王、穆王、泽王、寿王四人,连马都没有,只能能拿步量了。这几小我私家不仅披头散发,鞋也跑没了,脚也划破了,在小阉人的扶掖下,嘴角泛着白沫,磕磕绊绊地往前走。

田令孜的心里是心急如焚。

他知道加速行军的须要性,一个黄巢的追兵随时有追来的可能,另外一个就是担忧在路上延误久了,士兵们没吃没喝,容易引起叛变。

当年唐玄宗西逃,马嵬之变的前车之鉴还念念不忘,一旦叛乱, 自己首当其冲, 决难幸免。

田令孜就这样脑子里想着,嘴里吆喝着,手里的马鞭也不闲着,哪个士兵或阉人的脚步稍一停滞,他上去就是几鞭子。

就在田令孜妙想天开,越想越怕之时,他突然发现寿王李杰在行进的队伍中停了下来,走到路边的一块大石上卧下,大口地喘着粗气。卖力搀扶寿王的两个小阉人也在旁边停下来喘息。

田令孜打马已往,两个小阉人见他过来,赶快去扶李杰起来。

田令孜喝令李杰跟上队伍,李杰恳求道: “ 小王脚痛,烦劳军容使为我找匹马吧!”

田令孜挥手就是几鞭,打在李杰背上,喝道:“深山老林,到那里弄马去,这里只有鞭子。”

挨了鞭打的李杰恨恨地瞪了田令孜一眼,再也不敢说话了,在小阉人的扶掖下,跌跌撞撞向前走去。

田令孜作威作福习惯了,做梦也没想到,这几鞭竟成了他日后被迫自缢埋下了伏笔。

黄巢在长安就是昙花一现,很快被朝廷军队给剿灭了。公元885年(光启元年)正月,他僖宗踏上回长安的旅程。

在四川待了5年之久,一出川就遇到了倒霉事。黄巢起义被剿灭后邠宁节度使朱玫却出了幺蛾子,他将其时因病没有跑掉的襄王李煴挟持到长安,立为傀儡天子。

俗话说,天无二日地无二主,一个天下两个天子怎么办,开打吧!

于是拥立唐僖宗军队的和朱枚的伪军又开始打起来,战乱连续了三年,才终于在朝廷军队的碾压下,平息了叛乱。

期间唐僖宗对他这位“阿父”田令孜已经失去信任,启用另一个阉人杨复恭为枢密使,田令孜不再受宠。

田令孜一看自己失势,知道往常做的坏事太多,天下人容不下他,只好明智的让位给阉人杨复恭,自任为西川监军使,到成都投靠了他的干儿子陈敬瑄。

经由几番折腾,在回京的路上,唐僖宗的身体就彻底垮了。

公元888年(光启四年)二月,他回到阔别8年的长安城,还没顾上再次享受人生呢,于三月三日驾崩,时年27岁。

唐僖宗这么小岁数就去世了,他的儿子还是个嗷嗷待哺的婴孩,这么能接班呢?

于是在当权大阉人杨复恭的拥立下,唐僖宗同母弟寿王李杰做了天子,更名李晔,是为唐昭宗。

唐昭宗上台后,还记恰当年逃难时的那顿鞭子呢,他岂能饶了已经是丧家犬田令孜?

察言观色那可是太监的基本功呀,杨复恭要是这点眼色都没有,也不用在皇上身边混了。不等皇上发话,他就开始收拾田令孜了。

此时失势的田令孜只有任人宰割的分了。此时他才悔悟过来,不能随便冒犯人,冒犯了不应冒犯的,早晚有一报,遂在被迫无奈中自缢身亡。

参考资料:《新唐书》宋·欧阳修 《资治通鉴》宋·司马光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