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社会

疏散式旅店会是今年的生长趋势吗?

| 疏散式旅店里的诗与远方所谓“疏散式旅店”,事实上并不是一种专门的旅店类型,而是一种生长模式。通常是漫衍在整个城镇的一组公寓或小型住宅,为游客和当地人建立一个奇特的微型社区,是一种体验旅店和目的地的新颖方式。当现代化旅店纷纷以周到的服务和便利的设施想方设法让客人“宅”在旅店里时,“疏散式旅店”却引导客人们走出大型旅店的静态情况和定点式的线性旅游,探索旅店与社群的内在关联。同时,随着“慢生活”和

| 疏散式旅店里的诗与远方

所谓“疏散式旅店”,事实上并不是一种专门的旅店类型,而是一种生长模式。通常是漫衍在整个城镇的一组公寓或小型住宅,为游客和当地人建立一个奇特的微型社区,是一种体验旅店和目的地的新颖方式。

当现代化旅店纷纷以周到的服务和便利的设施想方设法让客人“宅”在旅店里时,“疏散式旅店”却引导客人们走出大型旅店的静态情况和定点式的线性旅游,探索旅店与社群的内在关联。

同时,随着“慢生活”和“与自然生活”理念悄然兴起,越来越多的游客也转而奔向更为隐秘的目的地。而这正是疏散式旅店所能提供的。

这种趋势最早源自于意大利的“Albergo diffuso”观点,最早是意大利为了拯救都会化后的消灭小镇而缔造的,厥后又风靡日本。它并非是制作新的旅店,而是接纳可连续的方式将废弃修建改建后重新使用。

一眼千年

意大利岩洞旅店

最著名的是位于意大利南部小镇Matera的岩洞旅店。窟窿是由较软的火山石制成,拥有上千年历史。得益于文物掩护,他们险些无需修缮,且夏天洞内凉爽舒适,最大水平的保留了原始穴居的元素。

窟窿旅店中更有专门的“故事讲述人”,即发现和找到当地传统生活文化的继续人,他们与客人通过日常生活的接触,不停为旅游者讲述和引导他们相识当地的传统,体验当地的美食、葡萄酒、手工艺等传统元素,这种奇特的体验历程,也是疏散式旅店的焦点之一。

禅意京都

日本Enso Ango

疏散式旅店的种子随后也吹夕阳本,并在海内风靡。禅意旅店Enso Ango更是这一新观点旅店的典型代表。

Enso Ango是由日本京都的旧式町屋革新,通过一系列经心的动态设计摆设,将禅意、茶艺等文化融入至现代极简的修建设计中,简约却不乏灵动之美,打造出一个生活与艺术共生的空间体。

“Enso” 指的是禅宗理念,即 “万事万物都在一个大圆里相连”,正如组成旅店的5栋差别修建,无形中为客人提供了自然放松的私人空间和相互交流空间。

疏散式旅店展现的不仅仅是客房,更是属地文化,甚至能够成为目的地自己。那么什么样的土壤能够孕育疏散式旅店呢?当疏散式旅店的种子落地中国,又会开出怎样的花呢?

水墨之乡

苏州姑苏小院

黄姚、西塘、乌镇、周庄,当疏散式旅店遇见中国古镇,亦是一幅“小桥流水人家”的唯美水墨画卷。

由苏州文旅团体经心设计打造的姑苏小院--端善堂更是完美的诠释了“虚实间亭台市井,小院中几日浮生”。

姑苏小院坐落于书写了半部苏州史的平江路上,保留了苏州独具特色的古典园林修建气势派头,回廊、半亭、假山、门楼等苏式景观一应俱全;房间内,智能控制系统又让人有高科技住宅的体验。将古老保留,将现代融入,极简设计与雕梁画栋融为一体,尽显烟雨姑苏的古镇风姿。

活力深圳

大梅沙的空间在生产

与诗情画意的姑苏小院差别,深圳大梅沙的空间再革新似乎打造了一个越发适合疏散式旅店落地中国的本土化模式:除了提供单纯的浸入式体验,解决都会化的遗留问题,也成为了生长疏散式旅店的一个重要目的和契机。

1)特色鲜明的“社区”成为疏散式旅店的土壤

这里所说的“社区”,是指一个具有配合文化特征与传统的聚集地,如乡村、古镇,或是奇特的文化区域等。

深圳是一个活力、包容的年轻都会,但如果要从这个都市提炼出一个特质的话,我们自然的就能想到深圳最基础的组成单元——城中村。这也是中国许多地域都会化的后遗症。

而深圳盐田大梅沙村,北面是斯蒂文。霍尔 (Steven Ho丨)设计的深圳万科中心,南面是每逢节沐日就拥挤不堪的大梅沙海滨公园和度假旅店。很少有人注意,这里还藏着这么一个不起眼的清闲乡村。

旧乡村自然生长出来的基本街道串联起来,加上散落在街道之间的林林总总民宅和小菜田,和一棵大榕树,就组成了整个大梅沙村的日常生活场景。

2)纯享“真与慢“,让都会与艺术共生

大梅沙村与深圳的都会时间是有时差的。

午时走入大梅沙村,蓝天白云,大榕树下阳光轻轻洒落,不时传来孩子们的笑声。家家户户都在巷道里支锅做饭,世俗的热闹,铺张而又元气。这囚首垢面的生活场景,让人很容易遐想到“厨房”的可能性。

有别于那些夹杂在深圳中心城区众声喧哗、鳞次栉比的城中村,盐田大梅沙村是一个慢条斯理的“非典型”城中村——坐落于5A景区的海岸之滨,有着强烈的修建气势派头与都会特征,延续着半自给自足的乡村生活,以及客家聚落独占的神秘气息。

这样一个日出沙头月悬海角,又飘渺着人间烟火香气的乡村,俨然一个岁月静好的世外桃源。在高楼林立、人来车往的富贵现代都市中更凸显出一番别样风味。

于是,2017深港双年展成为契机。策展人通过修建革新和艺术创作双重介入的方式,引用疏散式旅店模式的理念,选择了10栋点状扁平漫衍的民宅,将大梅沙村打造为“都会厨房”,带给人们一种另类的生活体验。位于大榕树下的10号楼也成为一大亮点。

3)讲故事的人串联旅店与游客

厨房是“食物被烹饪与出现的房间”,也是一个由休闲、消费、创作等运动交织起来的非正式场所。而在这样一个需要游客自己用步履去丈量的社区里,少不了当地的生活者,做一日之师。

他们可以是小餐馆的老板、农庄的村民、传统的手工艺人等……他们可以清楚的告诉游客任何隐藏的美食、美景、当地特色产物、音乐、娱乐运动。他们不提供服务,而是讲述故事,带着你去体验。

就这样,疏散式旅店模式在修建与艺术就厨房主题的互动互策中,生产出属于大梅沙村“厨房”的奇特色香味,既有奇珍异品的“鲜味”,也有寻常质料加以经心烹制调出的“清香”。

相比传统旅店,富厚旅店生长业态、拒绝枯燥单一的商业化线性旅游、掩护古老历史与文明的延续,为异乡客人们缔造优美的生活和空间,也是我们引入和生长疏散式旅店的优美目的之一。

春在伊始,万物生根

和大家一起看了这么多疏散式旅店,各有风味特点,但其中共通的即是我们对于如何让都会化遗留问题获得更好的解决、如何面临文化与生长的冲突以及对于已往与未来新模式的探索。

面临传统旅店的庞大市场,真正想要疏散式旅店扎根于本土,还需因地制宜,将其融入到当地的生活与文化体系中去。

将散落在古城古镇中的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名人故宅、有文化内在的老宅、有修建特色的历史民居和特色民族聚落通太过散式旅店的模式整合起来,既能掩护古老民居,又能走出一条创新开发旅游资源的新门路。

我们无法改变岁月,但或许我们可以在通往岁月的路上添砖加瓦。让这些遗落在历史尘迹里的明珠重现熠熠色泽。

而我们也期待着,未来对于疏散式旅店,我们能有更多更深处的探索。

你喜欢疏散式旅店吗?

记得帮旅店圈圈儿点个在看哦!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